司機、出租公司和網約車平臺

2019-06-23 18:40:28
[摘要] 平臺作為渠道商避免了生產者的銷售風險和資金占用,只需要控制好入場產品的質量,給消費者提供穩定預期,有完善的閉環**體系,不過分自砸招牌,市場份額很難被后進入的渠道商分走。同時,渠道商業可以自己“提供”一小部分產品,這里提供打引號,是因為筆者認為每個企業都應該專注于自己擅長的事情。“提供”可以是渠道商認證的(服務類),或者委托生產的(實物類),如果渠道商自己投入資金向入侵產業上下游,短期內看起來可以賺更多的錢,但因為沒有比較優勢,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一、網約車平臺

網約車真正的意義在于提供一個平臺,同時制定一套規則,讓供給者和需求者直接進行交易,平臺提供者從中賺取合理的渠道費用。這是意義重大的,甚至可以說偉大的事情,尤其是順風車和閑時接單的私家車,都優化了資源配置,給供需雙方都帶來了好處。

平臺作為渠道商避免了生產者的銷售風險和資金占用,只需要控制好入場產品的質量,給消費者提供穩定預期,有完善的閉環**體系,不過分自砸招牌,市場份額很難被后進入的渠道商分走。同時,渠道商業可以自己“提供”一小部分產品,這里提供打引號,是因為筆者認為每個企業都應該專注于自己擅長的事情。“提供”可以是渠道商認證的(服務類),或者委托生產的(實物類),如果渠道商自己投入資金向入侵產業上下游,短期內看起來可以賺更多的錢,但因為沒有比較優勢,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二、降級事件

某網約車平臺,將原本的豪華車降級,據說是為自己購買的運營車鋪路,如果情況屬實,這是不智的。原因有三:1、損害自己的商業信譽,在自由競爭的領域,商業信譽對于長期經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傷害了供應商,雖然渠道商做大以后可以店大欺客,但豪華車車主相當于優質供應商,傷害優質供應商對渠道商來說也是危險的。渠道商把供應商當成對手,也是一種意識形態上的失敗。3、短期看來提高了會計利潤,但做了自己沒有比較優勢的事,降低了有限資金的效用,經濟利潤是降低的。

因為政策還沒有落地,雖然很多地方默認其存在,但網約車的合法性至少目前是存疑的,大部分地區管理者還是先看看再說的狀態。如果后期直接整合約車平臺和出租公司,給現有約車平臺的自營車輛發牌照,限制新的約車平臺出現,其實相當于是出租車公司的互聯網+版,現在怎么操作就都無所謂了。

三、司機、出租公司和網約車平臺

一部分人覺得份子錢是對自己的一種剝削,是自己收入低的原因,出租公司是剝削者。真實情況卻恰恰相反:份子錢不是剝削,是一種“保護費”,出租公司不是剝削者,是出租司機的“***”。

份子錢產生的根源,不是出租公司,是被限制的出租車數量。被限制的數量,一定是小于市場真實需求的,不然限制就沒有意義。這種情況下,人為的限制了供給,導致價格高于真實的市場價格。高于真實市場價格部分的利益,實際上是被整個出租車系統的從業者刮分的,因此出租車司機同樣也是數量限制的受益者。即使沒有出租公司,只要限制出租車數量,份子錢作為一種壟斷租金,都必將出現。

而網約車平臺之所以可以同時補貼消費者和司機,用低于出租車的價格,和相對更好的客戶體驗,迅速的發展,也是因為一定程度上享受了壟斷造成的高價格的好處。

限制出租車數量不公平,讓足額繳納壟斷租金的出租車與在灰色地帶的網約車競爭,同樣不公平。

出租司機都盼望著取消份子錢,但如果真的取消份子錢,壟斷租金消失了,壟斷也沒有繼續存在的理由,數量限制取消,運營車輛自由進入市場,供給增加,價格下降,出租司機的收入必然是下降的,比現在還低,降回市場的真實水平。同時網約車也會受到波及,車輛的盈利能力會有所下降。如果真到了這一天,那么網約車平臺自運營的車輛越多,網約車平臺就越像一個出租車公司的互聯網+版,運營成本就越高,對平臺的生存來說就越危險,越容易被后進入市場的成本更低的新平臺擊敗。自運營車輛,在某種程度上相當于“計劃”的,計劃是沒有市場聰明的,過多的自運營車輛在競爭上肯定會敗給市場競爭下自發參與運營的車輛,運維成本高的平臺,也必然敗給成本低的平臺。市場份額大的網約車平臺,不能對司機太壞,價格可以相對高一些,但提供的服務質量穩定,如果仗著自己老大地位亂來,很快就會被價格更低、對司機和乘客更友好的新平臺取代。現在已經有很多通過朋友圈約車的了,而朋友圈約車跟網約車平臺,差的就只是一套計費系統和一套供需匹配系統而已。

如果整合網約車平臺和出租公司,或者給網約車平臺發一定數量的牌照,本質上與出租公司一家經營的時代沒有什么不同,在此就不贅述了。

相關推薦:
網約車  網約車考試報名  網約車司機招聘  網約車新政要求
網約車從業資格證哪里考  網約車租賃  di滴網約車租賃公司 
網約車考試試題 網約車注冊  網約車有哪幾家
網約車租賃公司 網約車營運資格證 網約車掛靠公司 網約車公司哪家好
網約車平臺  網約車哪些平臺好  網約車有那些平臺